最新公告
  • 29分享网为网络创业者提供小本创业、零成本项目、新媒体运营等方面资源。
  • 人鬼情未了完整版(人鬼情未了故事)

    有这么一个书生,非常好学,从小到大,也不知道出去走一走,交交朋友,除了读书之外什么别的爱好也没有。书生在城中某寺读书他的旁边一家因为宅院常有不祥之兆就搬了,后来又有个老头带一家人住了进来。邻家原有一座楼,正好俯视对着书生的书房。这一直是紧锁着的,可是在老头搬来的第二天,忽然挂起了华丽的珠帘罗幕,一会儿从楼里出来位女子,年纪很轻,容貌赛过天仙。书生一见就迷上了,像块木头似的呆呆地瞅了那个女子老半天。那位少女扶着栏杆看着别处,一眼也不看他,过一会儿,就慢慢揭起珠帘进去,把门关上了。书生在书房走来走去地赞叹,天下竟有这么美丽的女子?真让人不敢相信。伸长脖子往楼上瞅啊瞅,盼着那位少女再出来,可一连好几天,连点动静都没有。书生心想这少女准是老者的亲属。就前去拜见老者,想跟他结个好邻居,然后再想法接近那个少女。门上人对书生说:“我家主人性情耿直,不愿意接见客人。”把名帖还给书生而不给他通报。书生没精打采地回来了。第二天再去拜访,这回大门都不给开了;从这之后,书生失魂落魄,天天对着楼呆呆望着,一个人胡思乱想,而读书之声却没有断过。

    一天傍晚,书生好像听见楼上有轻微的脚步声,门接着被推开,书生似乎看见红袖在门边一闪。正喜孜孜不错眼珠儿地等着女子出来,忽听飓飓声响,一箭从帘里射出来,书生一惊,赶紧闪避,箭已着地,拾起来一看,原来是蜡做的箭头。不大功夫,少女拿着弓箭出来,看见书生在那瞧她好像很生气,又拿箭射过来。书生这时已经看人了迷,不知道躲避,以为又是蜡做的箭头,中上也没什么伤害,就抬着脸挨了一箭,箭正打中书生的面颊,非常疼痛,拔箭一看箭头,已换了根绣花针了脸上血直流到下颌上。那位少女看了大笑着进楼去了。

    书生受了伤,在床上躺了好几天,病轻些起床后,也始终不怨恨那个女子,认为她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才这么调理自己,恐怕对自己也不是没意思。况且忍了一箭之痛而能博得美女一笑,也不算失策,还划得来。病彻底好了以后,再看楼上,珠帘绣幕什么也没有,门窗又保先前那样关锁得严严的。书生一下子就像丢了魂似的,非常失望伤心,奇怪的是老者为什么竟然搬走了呢?到他门口去探看,老者根本就没搬。书生低声下气向看门人打听。这才知道老者是山西人,很有钱,有两个儿子在外经商,家中只有个老婆和一个烧火做饭的丫头,此外就没别人了。书生这才明白那位少女原来本不是人。想到这,不觉一片热情顿然灰灭,但还是忘不了那女子的美貌,时不时就想起来。于是就得了病,卧床不起。家人听说之后,请来医生诊视,书生只是瞪着双眼,直勾勾地望着,一句话也不说。全家人又是惊又是伤心,都说书生活不长了。没多久,书生从床上猛地起来,神色怡然,好像没病人似的。家里人更加惊疑害怕,团团围着守护他。书生不让他们守,他们不听,说了三遍,家人这才一个接一个地出去,躲在窗外偷听,听见书生好像对人说:“退出去了,退出去了,卿怎么不往前点儿来?”过一会儿,书生又说:“你开玩笑也开得太过份了,怎能拿人脑袋当靶子呢?”就听见屋里有吃吃的笑声,笑完后才回答说:“不过是试探试探你罢了,你却一点也不发火,既然知道我不是人类,却不害怕,还是照样想念我,想得都生了病,你受苦了,你对我的一片深情也到了极点,所以我才来看你。家人一听这话,知道那女子是鬼,急忙推门进去,一起把书生抬回了家。

    书生不住地悲伤、担忧,一下子又病倒了,吃什么药都不见效。家人又给他请来巫师驱鬼除邪,书生反而看见那位少女来了。女子笑着对书生说:“巫师岂能赶走我?正好引我进来,我早就想来看你,只恨没有机会。我们可趁这机会出去走一走。”书生高兴地跟着女子出了屋,一点阻拦都没有。很快走进了一间屋子,帷幕刺绣,床榻生香,墙上贴着画,瓶中插着花,古琴、书籍和各种玩物都很妥贴地摆放着,应有尽有。女子推开一个旁门,领着书生揭帘子出来,凭着栏杆指着问书生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书生仔细一看,那就是自己的书房,这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到了女子住的楼中了,因此非常高兴。又在门边拾到一张断了的弓和箭,书生问那女子:“这就是用来射我的弓和箭吗?”女子灿然一笑说:“是的,因为射伤了你,所以我才把它折断了。书生也笑了。

    书生于是就跟那个女子住在了一起。有一次书生问那女子姓什么,叫什么,那女子神情忧郁地说:我是明朝张总帅的女儿,小名叫葆翠,小时得病死了,幽魂寄居在此,孤单单地守在九泉之下,丝毫不敢放纵自己。感念你对我的一片痴情,所以顾不得礼教名节,为情为义前来,不幸的是我为鬼魂,处处被人提防,因而一拖再拖,直到今天才得相聚。书生问她:“鬼真的害怕人吗?”女子说:“不是怕人,但是男女幽会之事,怎好厚着脸皮不避人眼目呢?他们虽然看不见,我心里可羞于那样做,这不是怕不怕人的事。书生问:“我和你今日相会,这是前生的缘份吗?女子说:”这也不是缘份,而是情。没缘的人神魂就不亲密。你没看见吗。柳尔随风而飞,浮萍逐水而流,都是偶然的结合,又都偶然地分离,这就是没有缘份。我以前与你相识就是如此。至于说到情的结合上,那可不大一样了,它可以从有情到无情,也可以从情到有情;从情之生到灭,也可以从灭到生。高山险川不能阻挡,生离死别不能隔绝,就是帝神灵也不能禁止;书生说:“你已逝去多年,在九泉之下寂寞无聊,何不再托生人世,你我吉成美满姻缘呢?”女子说:“做鬼的不想重生人世,就像世人不想死是一样的啊。世人不生不老,可鬼却可以长死不生。况且人活在世,饥饿寒冷经常侵扰,各种劳作经常打熬也的筋骨,各种嗜好折磨着他的七情六欲,各种灾患又让他提心吊胆,坐卧不宁。我做过人种滋味都尝过了。自从我死之后,这一切烦闷苦恼统统都不复有了,这是多么快乐啊!即更是有’绛雪神丹’、还魂灵草’,我也不愿服用了。”书生一边听一边点头赞许。

    又过了三天,女子催促书生回去,书生怕一走之后再也见不到女子,就不肯走。女子劝他说:“没关系,你回去后明白跟众人说:听我的话,我就活;不听,我就死。两相比较,还不如听我的话好。你这么一说,众人肯定会听从你的话的。你就让人到这楼来迎娶我,我就到家去了。不然的话,这阴阳阻隔,你我这幽会怎会得个长久?但要记住,迎娶时务必带彩准备车马按照结婚的礼节办,这样我才去。我不是故意要铺张,而礼仪不可没有。书生一答应,这才回去。

    书生从病榻上忽地一下子起来,听见大家惊喜地说:“活过来了!活过来了!”又问书生的魂灵到什么地方去了,书生就照女子教他的话说了。家里人虽不愿意,但更不愿他死,也就同意了,最后还是把那个女子给他娶了回来。娶来之后,跟书生就像夫妻一样住在一起。这位女鬼性情贞洁安详,不喜欢妖冶的打扮不庄重的行为,除了书生之外,哪怕是三尺高的小孩也甭想见她一面。书生有位远房兄弟听说这事之后,想要见那女子一面,女子不答应,这位兄弟就赖着脸皮坐下不走,话说得越来越不堪入耳。女子掩耳责备他说:“闺阁之中,怎么能说这样的污言秽语?快给我出去!”那个人满脸羞愧地走了。这可以看出她是多么庄重不可侵犯。如果是女流之辈相对。偶尔也会露出身形来,那些女人们都互相传言,说见过的女子没有比这个新娘子更漂亮、更贤慧的了。

    几年的功夫,家中名声很好。每当遇到休咎之事,也多靠女子来决断。书生家里人都管她叫“神娥”。书生感念女子对自己的一片真情,就不再娶。女子再三劝书生娶个小妾。娶来后妾给他生了两个儿子,给书生留下了后代。书生死后,那个女子也离开了,女子曾把洁着时的一张小像拿出来给书生看,书生在上面写了一些字。书生死后,这小像一直保存在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