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
  • 29分享网为网络创业者提供小本创业、零成本项目、新媒体运营等方面资源。
  • 百草枯究竟是什么(百草枯到底有多可怕)

    近日,河南省驻马店一13岁女孩服下百草枯农药后,虽及时送医,但病情仍急转恶化,生命垂危,广受社会关注。百草枯,这一已被明确禁用的农药,也因此又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。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南京农业大学副教授李俊,解答有关“王者农药”百草枯的几点疑惑。

    南京农业大学副教授,除草剂专家李俊。受访者供图

    百草枯是一种农业用的除草剂

    百草枯,是最早从国外进口的除草剂,李俊介绍,它是一种联吡啶类除草剂,作用于杂草光合作用中的光系统I,因而阻碍电子的转移,阻碍植物进行光合作用。李俊说:“该药剂以触杀作用为主,可被杂草绿色部分吸收,在植物体内运输少,起效快。特别是在夏季高温条件下,喷施后数小时杂草绿色部分即出现萎蔫、变褐,通常7天左右杂草地上部分即可彻底死掉。同时,百草枯对地下根系无效,因为该药剂在落入土壤后会迅速失活,对植物根系无作用。”

    1996年,我国开始自主研发百草枯,直到2004年,经过长时间的持续性研究,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掌握生产百草枯技术的国家,并被农民广泛应用在农作中。李俊介绍:“百草枯主要用于非耕地以及免耕栽培中的杂草防除,其价格低,起效快,且对作物的种子无伤害,被广泛应用于非耕地除草和免耕栽培中。”

    从辉煌一时到全面禁用

    当前,我国粮食作物免耕栽培面积超3亿亩,百草枯遇土钝化,十分钟就能见效,因此被广泛应用在农业用药上,一时间,产量便突破万吨,成为中国生产使用量第二位的产品。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:“百草枯一出,寸草不生”。也就是说,对于农民而言,百草枯价格低廉,不论从价格上还是作用上来讲,都是最经济适用的农药。

    然而,如此高效实惠的产品,却对人体有着巨大的危害。中国百草枯之父李德军曾表示:从未想过有人会去喝百草枯。据统计,中国一度每年有上万甚至数万例百草枯中毒事件,其中不乏误服、自服的情况。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教授徐正曾在文章《致命杀手——百草枯》中介绍,百草枯进入人体后,会与人体组织细胞结合,产生强氧化性,导致患者的细胞大量凋亡和坏死,对肺部损伤尤为严重,可引起肺充血、出血、水肿和纤维化,直至患者窒息死亡。

    于是,2014年农业农村部便发布文件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,并停止生产,2016年又一次发文强调禁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,直到去年,我国全面禁止百草枯可溶胶剂在境内销售和使用,这意味着,年销售10余万吨、年使用面积超过5亿亩的“农药之王”,全面在国内市场销声匿迹。包括我国,截至目前,全球共有20多个国家禁用百草枯。李俊说:“百草枯被禁用,意味着农民失去了一个物美价廉的除草剂品种,也意味着农民要选择其他价格较高的药剂来代替百草枯。”

    禁用很可惜但有合理性

    李俊介绍,禁用百草枯的主要理由是其对人畜的毒性大,且难有解药。他说:“由于经常有服用百草枯自杀的报道,社会对这个药剂的关注度比较大,政府出于对人民生命安全的考虑,将这个药剂禁用,也有其合理性。但在禁用的同时,我认为也要加强农药生产销售管理,确保已进入市场的百草枯要被回收,确保该药剂不能被普通居民随意获取,否则禁用的意义就不大了。”

    从农业的角度出发,李俊表示:“由于现有多种灭生性除草剂,在除草效果、使用范围方面均可替代百草枯,因此我认为对农业生产的影响并不大,只是这么一个物美价廉的药剂由于有人要用它自杀而被禁用,有些遗憾,毕竟它被生产出来的目的不是针对人,而是除草,不正当的使用才导致了对人的高致死性。”

    新的替代品即将推出

    百草枯被禁,目前常用的灭生性除草剂还有草甘膦、草铵膦,以及与百草枯同类的敌草快。李俊说:“尽管草甘膦、草铵膦在速效性方面不如百草枯,但在使用范围及杀草谱方面与百草枯基本一致。而敌草快与百草枯作用机理相同,是同一类型的灭生性除草剂,在使用范围及杀草谱方面与百草枯基本一致,但是价格高于百草枯。以上替代品均在农业生产中发挥着作用,不会因为百草枯被禁用而对农业生产产生显著的影响。”

    李俊表示,百草枯作为农业用药,在农业生产中确实有着很大的贡献,但出于社会影响和生命安全的考虑,禁用也具有合理性,新的替代品即将推出,也能为农业生产贡献力量。“据我所知,新型灭生性除草剂开发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正在申请中,如果能够立项,将至少有两种自主研发的新型灭生性除草剂被推出。”李俊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