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
  • 29分享网为网络创业者提供小本创业、零成本项目、新媒体运营等方面资源。
  • 周安是哪里(周安一)

    周安村:语言岛的幸福密码

    高仁斌|温

    在四川盆地的版图上,如果你不刻意寻找,很难找到一个藏匿在川南紫色山丘中的福山。这片63平方公里的土地正处于从浅山到深山的缓慢过渡区域。因此,整个福山镇呈现出三面环山的结构。由于地理位置偏远,这个与翠屏区、南溪区和徐州区接壤的小镇,几代人以来都是小偷不断的地方。猖獗的土匪活动已成为该镇人民的担忧。据史料记载,同治九年,清政府还专门在这里设置了一名总参谋和30名警卫,负责联系民兵,配合抓捕盗贼。此后,徐州知事将遗址改名为“丛山嘴”。他希望从那时起,这里的社会将是和平稳定的,民俗将是简单和谐的,人们将遵循良好的流动。新中国成立后,从山场改名为福山镇,这意味着在福泽镇,工作好,成绩好。

    周安村位于福山镇西缘的岩石地带,属于典型的丹霞地貌。这片土地很贫瘠。除了木材,它主要种植花生和小麦。与平坝相比,周村的当地语言是另一种选择。周村人日常交流使用的语言是“燕山话”,与“巴夏话”相对,使用范围十分有限。其核心用户仅在不到10公里的局部区域内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个地区是一个语言岛。虽然燕山和巴夏只是隔着一座悬崖,当地的风俗习惯也没有太大的差异,但用于交流的语言发音却大不相同。例如,坝下的人说“吃”,他们的发音与普通话非常相似,而燕山的发音变成了恰婉(曲声),例如“有”和“有”,雅上方言的发音变成了“恩”和“林”。当我们在路上遇到熟人时,我们通常会问:“你要去哪里?”,然而,周安村民的俗语是“仁者不仁”。如果它不经常受到这种语境的影响,我简直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。由于语言的特殊性,整个村庄处于边缘化状态,因此村里的孩子不愿意上坝下的村庄学校,而是选择在邻县的学校学习。除距离因素外,与坝下学生的语言交流也存在一定障碍。虽然他们很长时间后几乎无法理解,但年轻人心中潜在的自卑情结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  今天,周村的燕山方言被正式列为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和传承。从少数民族地方语言现象上升到文化层面,无疑是一件难得的幸事。每年春节,周安村燕山方言的传承人丁都会受到县里的邀请,表演一个节目,实际上就是把一个书面故事翻译成燕山方言。抚顺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办公室的徐玉才告诉我,这场摇滚方言表演很受公众欢迎,成为了抚顺县文化中心的保留节目。一开始,丁老师在台上显得有点害羞。现在他完全精通,充满自豪感。

    在周安村周围的落矶山脉上,有一种多年生藤蔓植物,叶子呈桃形,韧性很强。当地人叫它“古尔滕”。剥鼓藤编藤椅是当地的传统技艺,多年来,福山村以周安村为代表,出现了一批专门做藤椅的工匠,大家都喜欢叫他们藤匠。春天过后,藤匠们会去山上采集鼓藤,把剥皮的鼓藤烘干,卷成圆形,挂在主厅的墙上,像一幅优雅的立体装饰画。当农业不景气时,他们会把已经烧制成型的藤椅架搬出来,沿着每个椅脚小心地编织切割好的藤条。再过三到两天,一把崭新的藤椅就会完工。如果藤椅坏了,需要修理,藤艺师会把藤条带到门前进行维修,移除那些松动的藤条,并添加新的藤条。原本歪斜的藤椅很快就会完美。为了表达他的感激之情,主人通常会热情款待食物,然后或多或少地支付一点生产成本。很长一段时间,村里的藤匠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善于使用当地材料的工匠。编织藤椅只是邻居们可以互相帮助的一个副业。他们没想到有一天他们能用它打开通往财富的大门。

    改革开放初期,第一批走出去谋生、发展起来的葡萄园主,就是这批掌握传统技艺的葡萄园主。当时,外出谋生还是一件新鲜事,没有现成的方式可言。它仍然需要很大的勇气,把世代以来受到旱涝保护的作物放在一边,离开家园寻求发展。当时,大家都称这种行为为“挖素”。怀着对外面世界的向往,他们收拾好基本的伙食,带着一把随身携带多年的竹刀和一捆常年生长在家乡山上的藤蔓,开始了南方之旅。临走前,他们和家人对此进行了多次讨论,并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。如果他们找不到合适的方式,他们有权出去看一段时间的世界。这样的旅行总是显示出一些悲剧。事实证明,藤编技术具有良好的市场需求。从家里来到城市的藤工匠们很快找到了致富的途径。他们做的藤椅很受欢迎,而且价格比他们家乡的要高得多。他们惊讶地发现,所有的农民都可以在大城市工作和生活,事实上这是真的。站稳脚跟的藤艺人只做了两件事:一是努力发展业务;另一种是通过自己的劳动将家人,包括亲属带到自己身边,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创业,共同发展。

    20世纪90年代,传统藤艺师开始了第一次转型,他们在床垫市场上发现了巨大的商机。随着城市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们开始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。当时,人们叫席梦思床垫。它们与数百个弹簧相连,用棕色垫子填充,然后用织物锁住。它不仅看起来很优雅,而且给人们带来了舒适的睡眠体验。新兴的床垫是一个非常时尚的东西,拥有庞大的消费群体。当时一张床垫可以卖几千元,成本不到一半,利润空间很大。拥有藤椅、沙发制作经验的周人,无疑是这一行业的开拓者。一些后来发展壮大的企业主,是这里人生第一桶金。

    村庄实际上是一个社会。周村的发展过程实际上是中国农村发展过程的一个简单缩影,从集体生产到生产定额再到家庭,从农业到农民工,从听说鸡和狗,再到回家过年。然而,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周安村人民孜孜不倦的搜寻。周安村地处多岩地区,交通不便,2014年被列为富顺县34个省级贫困村之一。近年来,通过扎实的扶贫攻坚,周村形成了广泛的茶叶种植基地、辣椒种植基地等特色农业产业。2018年,周安村的南瓜成熟了,抚顺县荣媒体中心在县市民广场举行了宣传活动。仅仅一个小时,现场就售出了2万多公斤。村民们露出会心的微笑,周安村被人们铭记。更可喜的是,在今天的周安村,不仅有内伊公路穿越境内,还有宜宾市福山镇至金秋湖镇的公路已经通车。村民出行问题已经完全改变。更重要的是,它原本是一个悬崖的沙石,但也是一个新的蜿蜒上山的道路。村民们说:“这是他们以前想不到的!”,这条路也被村里称为“天路”。从此,山和山脚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。

    2020年11月17日川南

    /302989